地質勘探師“變身”作家 劉虎:寫動物得心應手

2019-09-23 15:59:47 來源: 北京青年報 作者: 張恩杰
地質勘探師,劉虎,

現年50歲的劉虎,是蘭州大學理學碩士、地質勘探高級工程師,長期從事地質科研和生產技術管理,在英國皇家地質期刊等發表各類學術論文和科普文章多篇,迄今為止已在甘肅祁連山生態保護區工作了二十多年。而他還有另一個身份——中國作家協會會員,迄今已出版了近十部以西部動物為主角的長篇小說。

地質勘探師+作家

寫動物得心應手

劉虎長期目睹西北黃狼、野牦牛、棕熊、羚羊、雪豹等野生動物,了解斑頭雁、黑頸仙鶴等飛禽的生活習性。這一切讓他在成為地質勘探師的同時,又“變身”作家。豐富的經歷,使他的作品,和其他全憑想象的兒童文學有著鮮明的區別。

30年前,癡迷詩歌的文藝青年劉虎,就有想寫一部關于花海子小說的沖動,而這沖動正是由著名詩人海子離世而觸發的。海子筆下的柴達木盆地與祁連山脈間的花海子讓劉虎魂牽夢繞,神往不已,劉虎試圖用虛構的方式,還原現實的本。

2013年,劉虎首次長時間駐足在這片被自己念想了多年的土地上,來到花海子以東一百多公里的小哈爾騰草原從事區域地質調查。這里屬于南部祁連山,與柴達木盆地接壤,海拔多在4000米以上,植被稀疏、砂石裸露,卻是野生動物的天堂。野牛、野驢、羚羊、馬鹿、金雕,甚至狼和棕熊這樣的猛獸,幾乎每天都和他作伴。劉虎笑著說道:“因為經常遇到,我了解它們,還和它們發生過故事,寫起來得心應手。”

迄今,劉虎已出版長篇小說《冰崩》《白鹿》《心在曠野》《第十四對肋骨》《風雪那年》《飛越喜馬拉雅》《黑夜女王》《中等生的突圍》《幼獅》,以及散文集《永久的懷念》等。

曾多次邂逅野狼

病床上構思作品

一天,劉虎和同事經過小哈爾騰大阪時,一頭被盜獵的無頭野牛引起了他的注意,也引起了一只大黃狼的興趣。當他們的吉普車開到跟前時,黃狼依然鎮定地啃食著野牛,偶然抬頭漠然地瞥他們一眼,直到填飽肚皮,又到一邊的小哈爾騰河中喝了幾口水,才“若無其事”地瞟了他們一眼,打著哈欠,聳肩塌背地悠閑離去。

這并不是劉虎第一次碰到狼。1997年左右,祁連山加木溝的野狼被獵人殺光,黃羊等草食性動物沒了天敵,野兔、老鼠泛濫成災。當地警方及時介入抓捕盜獵者,情況才慢慢有所好轉。數年后,劉虎在這附近從事地質勘探工作時,曾多次碰到狼出沒。有次夜幕降臨,他孤身一人在河岸邊走,看到河對岸有一只狼跟他保持平行位置。他走,那只狼亦步亦趨地緊跟著,嚇得劉虎趕緊點燃了一支煙壯膽,直到脫險。

2014年5月,剛剛出野外的劉虎因為強烈的高原反應造成雙眼凸出難以從事任何工作,這讓害怕打針、吃藥的他不得不住進醫院。想起與狼的種種經歷,一部關于狼的作品開始撰寫了。

因為身體的原因,劉虎當時幾乎看不清文字,于是他把臉貼在顯示器上,艱難地把內心的所想逐字逐句地輸入電腦。每天只睡3個多小時,12天之后,《第十四對肋骨》的初稿寫出來了。2015年初春,劉虎到北京看病,專程拜訪了《兒童文學》主編徐德霞,在她和另一位責任編輯的悉心指導下進行修改,這部作品終于出版面世,該書被讀者公認為是其最精彩的作品之一。

大自然?馬戲團?

感慨棕熊的境遇

雖然劉虎在祁連山工作多年,卻沒見過棕熊,直到2013年的一天下午。當時,他在南部祁連山的小哈爾騰草原完成地質調查任務,驅車返回駐地。在小哈爾騰河谷南岸突然遇到了一頭成年棕熊。受到越野車的驚嚇,棕熊一路狂奔到了南邊陡峭的懸崖底下,情急之下,棕熊鋌而走險,敦實的身子向著直刺天庭的崖壁一躍,胖胖的身體在陡而險的懸崖上靈活地向上攀升了。

有趣的是,當棕熊爬到一個距底下約百八十米的窄小平臺時,看到已經停下來、拿出手機或相機拍照的劉虎和同事,棕熊不時扭扭脖頸,揮揮手臂,偶爾還咧開大嘴,仿佛要扮個鬼臉。

不久,劉虎在鄉下看了一場流動馬戲團表演。那個馬戲團的臺柱子就是一頭會走鋼絲、投籃、騎單車的棕熊。據馬戲團老板說,這只棕熊是他們很多年前從一個盜獵者那里收購的,當時還是個幼崽。經過專業訓練,那棕熊曾經能夠表演很多復雜精彩的馬戲,為他們贏得過豐厚的收入。如今這頭棕熊已經太老了,只能表演一些簡單的馬戲。

劉虎看著那頭被關在鐵籠子里,身上的皮毛已經磨得斑禿,神情呆滯、行動遲緩的棕熊,聯想到那頭在野外自由自在的棕熊,突然想到用自己的筆,為那些已陷入囹圄的棕熊提供一條突圍之路,也為未來可能遭遇不測的棕熊發出吶喊。就這樣,長篇小說《心在曠野》問世。

在祁連山從事地質科研調查的20多年里,劉虎見過神奇的白鹿,與狐貍秋霜、春雪結成了好朋友——這些奇特的經歷,給他這枯燥的野外地質勘探工作帶來了新鮮感,也帶給他無盡的靈感。(文/記者 張恩杰 統籌/劉江華)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何沛蓯
二肖两码中特